奶黄栗酥饼

TNT马嘉祺-12.12应援色(月白星紫)
TNT丁程鑫-02.24应援色(金色)
TNT宋亚轩-03.04应援色(浅空天胧)
TNT刘耀文-09.23应援色(耀月银白)
TNT张真源-04.16应援色(水玉暖炽)
TNT严浩翔-08.16应援色(珊瑚红)
TNT贺峻霖-06.15应援色(春海月明+镭射)
成团日-08.25
出道日-11.23
TNT应援色(黑黄色)
应援口号:破天下,定风云,时代少年并肩行

忘了那个他⑤

*学霸严浩翔×普通学生追星女孩黎明


*深夜无脑产物



*灵感来源我和我的前桌(我们两个已经BE了)


*前期甜蜜日常后期误会被拒开虐


*私设  文笔渣   勿上升 OOC




❗❗❗结局未想好是HE还是B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对了,黎黎你前桌那个严浩翔啊”这是我的好闺蜜,谈瑾忆。只不过高中分班她去了别的班


“他怎么了?”我很奇怪她怎么突然提起严浩翔




“你知不知道他家是干什么的啊?”谈瑾忆把双眉皱了起来



“啊?我还真不太知道,我跟他只是关系好啊,他家干什么跟我也没啥关系啊”





“我总感觉他家有什么矛盾,应该还是什么豪门贵族,刚刚我无意间听到他跟他爸打电话,吵的还挺凶”


“啊?那他现在心情是不是不太好啊?”明明是他和他爸吵架,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先关心他的感受,之前好像真的有从校长嘴里听到过严少爷这个词来着








“黎明,你周末去不去欢乐谷啊”严浩翔一下课就跑过来问我,我丝毫没有看出这位小少爷哪里心情不好了


“就我们两个?”


“没有,这不是亚轩周日就要生日了吗,我们几个都打算去欢乐谷给他过生日,你去不去?”他好像很期待我去,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盯着我



想了想我周末好像没什么事,那就去,反正人多也热闹





在得到女孩的答案后,严浩翔转过身去,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偷偷的喊了声YES,对着远处的马嘉祺比了个OK




……




那天我穿了一身比较甜酷的衣服,黑色的内搭加上黑白的外套配上蕾丝的泡泡袖。怕在园区里玩不方便,就没穿我的阔腿西裤,用黑色短裤代替。头发扎了个高马尾






到了欢乐谷门口……




卧槽严浩翔穿的跟我几乎一模一样,除了我有个泡泡袖以外。我俩居然连鞋都他妈是同款,不仔细看肯定会以为是情侣装


但我还是强装镇定,走过去钩住他的脖子,笑嘻嘻地说:“哟~居然跟你的母亲穿亲子装啊~”



严浩翔笑了笑,没反驳也没打掉我的手只是说了句“你可别贫了”






我看了看来的人,大多数都是我认识的,严浩翔的六个兄弟,其中包括今天的寿星宋亚轩,几个小师弟,还有几个跟我关系还不错的女生


那个朱志鑫长得真的是深得我心,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男孩,可能是我的眼神太过炙热,给孩子吓了一跳,还小心翼翼地问我:“姐姐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日,我也不想,但是他叫我姐姐


这姐姐爱谁当谁当!太可爱了我要当他妈!






可能是我太过奇怪,朱志鑫吓得不管玩什么项目都坐的离我远远的。旋转木马上,严浩翔看我一直盯着朱志鑫那边,撇了撇嘴酸不拉几地问我:“怎么,看上小师弟了?”




我果断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我是不是吓到他了……”


“就你那个直勾勾的眼神,想要把人小朱吃了一样,谁不害怕?”


“真可惜,我还想让他当我儿子呢”



严浩翔:……我还天真的以为你看上他了,没想到是这个看上





“今天我生日,我们去跳楼机好吧”宋亚轩提议,但我觉得,上去谁坐他旁边,谁就会损失耳膜一对


“啊~我怕啊~”没想到朱朱居然怕这个



“朱志鑫你是一坨泥吗?不要黏在长椅上!张极!走啊,你在怕什么!”看这两个瓜娃子,给小苏逼的都会讲重庆话了




“我就不去了,我在下面给你们看包”贺峻霖小声说着


“我也不去了,我和朱志鑫还有贺哥一起帮忙看包”张极这个没出息的也果断逃脱,还带上了阿志






“行行行,其他人跟我走吧”“你们三个在这儿待着看包昂”马哥和丁哥两个家长一起出来打圆场


人不是很多,排队排了一会儿就到我们了,他们几个好像很有默契的分成了两波,我原本想去第二波,严浩翔拉着我的手腕就上去了,果断坐在了靠边的位置上



我看了看,好嘛,没给我选择权,只有严浩翔边上最中间那个座位,我只能坐下来,还好另一边是苏新皓师弟





跳楼机刚升上去两三米的样子,我低头看着地面离我越来越远,然后一个黑白相间的东西就掉了下去……


我边上就随即传来了一声少女尖叫




哈哈哈哈哈苏新皓这个倒霉孩子鞋掉下去了哈哈哈哈


“啊!我的鞋!”




要到最高点的时候,跳楼机停了一下,我闭上眼,屏住呼吸,整张脸都皱皱巴巴的


“害怕就抓我的手”又是那个烟嗓,我手就胡乱的抓东西,直到抓到了一只胳膊,我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死死扣住,他的另一只手握住了我




跳楼机开始下坠,我一边尖叫,嘴里还说着“严浩翔救我!我害怕”


“别怕,我在”




本来我是不怕了,但是



“啊啊啊啊啊啊九敏九敏啊啊啊啊”丫的宋亚轩这倒霉孩子,这开水壶给我吓了一大跳







下了跳楼机,马嘉祺憋着笑问严浩翔“这手咋了?”



我转头一看,严浩翔的手臂上有着好几条抓痕,在本来就白的手臂上显得十分突出。我尝试尝试跟严浩翔眼神交流,让他不要说出去是我抓的,但是很明显失败了,他看都没看我一眼




“啊,没事,被小猫挠的”




“哎小弟弟,要不要给你女朋友买个发箍啊”一个卖饰品的阿姨过来跟严浩翔推销自己的东西


“女朋友?我?”我很不可思议地指着自己,我跟严浩翔哪里像男女朋友了?没看到我眼神里全是母爱吗




“对啊,你们两个很般配,今天还穿了情侣装,小弟弟要不要?”看来跟阿姨解释不清楚了


我还期望严浩翔帮忙解释解释,但是这哥居然已经挑上了




“就这个吧,阿姨这个多少钱”我看着严浩翔手里的黑色猫耳朵发箍陷入了沉思


不是吧这玩意儿真的要给我戴?




你不怕我戴上以后发疯去路边给你炫绿化带???







最后严浩翔还是买下来了


阿姨笑着说“小情侣感情不错啊”




“戴着吧,挺适合你的,小猫~”

“漏!大漏特漏!义正言辞,漏!还有,你才是小猫!”



“emm那……抓我手的是黎明!”这个小完蛋玩意儿怎么就喊上了,我不要面子啊?

我一把就捂住了严浩翔的嘴,我就搞不懂了,这颗全优生的脑袋长着是用来显高的吗?这智商是不是比吐鲁番盆地都低啊



“得得得,你憋喊!我戴”




严浩翔就这么把那发箍给我戴上了,还顺便夸了几句自己“我都眼光是不错,你说呢?小猫~”


“他妈的严浩翔!跟你说了别叫我小猫!我是你妈你别忘了!”







周末怎么这么快,丫的我感觉都没怎么玩就周一了




“来,都别唉声叹气了,这周二开始,我们高二集体军训,明天坐大巴去,周五放学的时候一起坐大巴回来”老潘一进教室就开始宣布



“耶!!!!不用写作业了!也不用上课了!!!!!”老潘一说完我们班就都炸了,像那个花果山在开高层会议,但是军训到底有什么好的?我初中军训差点死在那儿,而且忘记带防晒了,几天下来跟个煤炭一样






“到时候需要体育委员来帮助教官管理昂,严浩翔和黎明你们两个要有点心理准备”



我:????????有一个管不就行了吗?我最多只会带热身操啊我淦




—————————————————————

作者的小废话:

      下一章就要开启军训模式了~黎明快要确定自己的心意了


      怕有的贝贝看不懂啊,我稍作解释一下,严浩翔很早就喜欢黎明了,黎明是个钢铁直女,所以在情感这方面比较迟钝,差不多过个几章就会认清自己的心意。

      后面我不是想有火葬场吗,就其实都是误会,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写成什么样,可能挺无脑而且XXS文笔,就当看个乐呵,别上升昂



那就这样,灰灰~







忘了那个他①



*学霸严浩翔×普通学生追星女孩黎明


*深夜无脑产物


*灵感来源我和我的前桌(我们两个已经BE了)



*前期甜蜜日常后期误会被拒开虐


*私设  文笔渣   勿上升 OOC


❗❗❗结局未想好是HE还是B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一个雨天





我忘了带伞,下了出租车只能在车站等雨停







女孩的头发早已变的湿哒哒的黏在一起



身上的衣服也已经湿透,蓝色的校服贴在身上,微微勾勒出她的身材



严浩翔叹了口气,还是快步走了过去,把伞撑到了女孩的上方





那一刻,我感觉天上雨好像停了,抬头看到的是我从没见过的一张脸,即使在光线不好的地方,也能看出他很白,应该是冷白皮。一双欧式双眼皮配上看电线杆子都深情的眼睛,足以让我的心跳漏了半拍



楞了几秒后快速反应过来“谢……谢谢”



“没事,伞先借你,你衣服都湿了,回去跑个热水澡,喝点姜茶,别感冒了”


他独特的烟嗓足以让我这个母胎solo加钢铁直女沦陷



“要不我加你微信吧,下次把伞还给你……”




他看了眼我的校服说“七中的?没事,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我叫严浩翔”



说完就淋着雨跑了



……





之后的几天,严浩翔这个名字还是一直深深地刻在我的心里,活了十六年还没在这个城市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孩



直到那个星期一,我依旧是那么无精打采上早读





“来同学们停一停,我们班来了位新同学啊,大家掌声欢迎”



上次有转校生还是一年前,是个女生,长得那才叫一个漂亮,如果这次是个女生,不可能有她漂亮


这次就算转来一个男生,也不可能会有严浩翔好看





随着他步伐的迈进,掌声越来越热烈



一抬头,又一次对上了那双杏眼,熟悉的欧式双眼皮,这次他是带着笑的


站在讲台上,他对我做了个口型




我看懂了




“我就说我们还会见面的”





完事后还笑了笑


这一笑笑的所有女生春心荡漾,纷纷开始尖叫




“大家好,我叫严浩翔”一开口还是那个醉人的烟嗓


“我是从四中转过来的,希望以后可以和大家和谐相处”



老潘看着全班女生一脸的花痴样生无可恋地摇了摇头,“小严,你想坐哪儿”



“就那里吧”我看着他手指指着的方向,是我的前桌




老潘点了点头默许了


严浩翔也就名正言顺的成了我的前桌




一段时间下来发现严浩翔就是一个典型的好学生,从小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那种,不过抄作业也是照样抄



“诶黎明,语文作业借我抄抄”




就在前桌,我抄起他的作业也是特别方便,基本上稍微站起来一点就能看清选择题的答案






钢铁直女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认儿子的机会



宣传委员和纪律委员都是我的儿子,再多一个可以抄作业的好学生又何妨





“严浩翔,你当我儿子吧”


“别人都想让我做男朋友,你可倒好,直接当上妈了?”




“我不管,你就是我儿子了!以后你女朋友还得叫我婆婆呢”





不得不说,严浩翔也就平时对别的女生稍微冷了点脸



对我还是不错的




起码头让我摸,饮料帮我带



他黑色的锅盖,发量属实让人羡慕,不怕死的我直接上手揉乱,顺便揉揉脸,对他还真是没有别的情感,只有母爱





别看他人整天又拽又冷,一头锅盖手感还不错,挺软的






在发型马上就要变成鸡窝头,脸已经被揉红时,严浩翔也不会说什么,只是单手抓住眼前女孩的两只手腕,也不敢太使劲,怕弄疼她





全校的女生听说高二12班有个帅哥,基本每节下课都会拥在班级门口,你挤我我挤你的,门口水泄不通






“诶黎明,喝什么,我去小卖部顺便给你捎”


“葡萄汁,不愧儿砸,对我真好”我习惯性的抬手去摸他的头,却忘了门口的一群女生




里面有一个披散着头发,穿着的校服明显是自己改过的,裙子短了十厘米不止,她看着教室里的女生摸上了严浩翔的头,严浩翔也没有制止,嫉妒在她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


双手握成拳,指甲深深嵌入肉里


……






“哝,你的葡萄汁,常温的”


“谢谢儿砸”





我也真是坠了,老潘当时为什么要让他坐在我前面



一个180+的男生坐在一个170的女生前面真的合理吗






老潘你出来给我一个解释,他哪怕坐我后桌呢,抄作业还方便对吧,做我前桌我真是黑板上一个字也看不见,只能看到一个圆圆的后脑勺


“诶诶,严浩翔,你稍微低一点,你太高了,我真看不见”我拿笔戳了戳严浩翔的后背




看他无动于衷我以为他没听到呢,正打算戳第二次,他就直接趴在了桌子上,还转头问了我一句“这下看的见了吧”



“你这样写不累吗?要不你就稍微驼点背?”


“我无所谓,你看得见就行”





我原本以为他就这节课这么坐,结果接下来的每节课,他要么趴在桌子上,要么身体往边上侧,一只手撑着头写,累的永远是他不是我






我一个从来不追星的2G网速老阿姨在闺蜜的熏陶下,成功的粉上了NINEPERSENT(私设啊,Q到不好意思)



“儿子,你不觉得你爸很帅吗?”


“我哪个爸?”


“小鬼啊,他rap真的超级帅,我现在超喜欢他,隔壁贺峻霖不是都在台上唱过别叫我达芬奇吗”


“你昨天不是还说黄明昊帅吗”


“诶呀他俩的帅不一样”


“行,是我不懂”






每周的游泳课绝对会是我的噩梦,作为一个不会游泳的人,天天呛水,指不定哪天就淹死在游泳池里了


“你不会游泳?”


“怎么?还真想用水淹死我啊”


“太笨了,手伸出来,用脚去蹬,一开始先别用手,试着换气”





试了半天……


好嘛还是不会,老是被水呛到




“算了,你还是当个旱鸭子吧”我从严浩翔的语气里听出了无奈


“既然,你不会游泳,那……”


黎明:……?你想干嘛





我还没反应过来,水已经从我的头上浇到了身上



“严——浩——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的小废话:

结局的话我个人是偏向HE的,因为我和他已经BE了嘛,所以我还是想给黎明这个小女孩一个幸福的爱情的,但是虐还得得虐一下,黎明在我心里就像我的缩影,只不过她有严浩翔爱着,而我跟他早就闹得分崩离析,每天上学抬头不见低头见,而且都是体委,三周我们两个竟然一句话也没说过,班级里的事他也从那以后再也没管过,整天带队活动都是我来组织,闹崩的过程后面会写进黎明和浩翔的故事里,当时我们两个都进入暧昧期了,就是你摸我头我摸你头这种,全班都以为我们两个会在一起,但是真的想不到他会后来这么说我,直男癌嘛,一开始我还想着稍微体谅一下,但现在想想真的不该体谅他,一年多了,我喜欢他一年多了,这次真的真的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