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黄栗酥饼

TNT马嘉祺-12.12应援色(月白星紫)
TNT丁程鑫-02.24应援色(金色)
TNT宋亚轩-03.04应援色(浅空天胧)
TNT刘耀文-09.23应援色(耀月银白)
TNT张真源-04.16应援色(水玉暖炽)
TNT严浩翔-08.16应援色(珊瑚红)
TNT贺峻霖-06.15应援色(春海月明+镭射)
成团日-08.25
出道日-11.23
TNT应援色(黑黄色)
应援口号:破天下,定风云,时代少年并肩行

这剧情不对劲啊④

emm放假放的忘了更新,而且没灵感了(好吧其实是前几天没好好吃饭进医院了,下楼的时候一不小心摔下去了(◞‸◟ )没灵感是真没灵感!!!)



占tag、撞梗致歉






正片开始





女人气的话也说不出来,气急败坏的踏着高跟鞋像蛆一样一蛄蛹一蛄蛹地出去了



宋熹笑了笑:“真没意思”





换好衣服后,宋熹准备离开





可转眼一想,怕那个男人担心,写了张纸条放在桌上




「有事先走了,手机号1xxxxxxxxxx

                                                宋熹    」






离开酒店后,虽不喜欢林家,但是宋熹还是打车回去了一趟




林家别墅





沙发上,穿着简单白色卫衣的少年神情懊恼

早上自己居然顾着和林芸婷说话,让小熹和不认识的人走了!



想到这,严浩翔忽然又回忆起重生前,宋熹那句“下辈子我不想再跟你们做兄妹了”,拿着杯子的手不禁一抖



下意识一抬眼




却刚好对视上走进门的宋熹



严浩翔捏紧双拳,眼睛湿热,他几乎都快忘了他的亲妹妹有多好看


“小熹......”





林芸婷跑过来挽住严浩翔的手“哥哥,我的琴房太晒了,你说好让宋熹跟我换的”



“可以啊,我准备搬出去住”



严浩翔刚想开口,宋熹却早已上楼



严浩翔见状一把甩开林芸婷的手,去追宋熹







“你上来干什么?”宋熹皱了皱眉看面前的男生




“帮你收拾啊”严浩翔一副天真无害的样子



“不需要,你下去陪你亲爱的妹妹去吧"宋熹翻了个白眼,转身进房间收拾衣服


“我只有你一个妹妹”严浩翔咽了口口水“你是因为她所以不想留下来吗?”





他今天发什么疯?


虽是这样想着,但宋熹还是冷笑了一声“这里有我值得留下的吗?"






话落


严浩翔下意识拦在宋熹前面,很快又编了个理由:“小熹,外面房子一时间不太好找,你再等等好吗?”



宋熹皱了皱眉



严浩翔见宋熹没说话,双眼一亮




他语气可怜兮兮的,而且自带波浪线,“小熹~你就留几天好不好~而且过段时间就是爷爷大寿,要不等爷爷过完寿宴你再搬出去?”



宋熹想了想,好像是的

“嗯……那行吧”



“小熹你要不住三楼,住我隔壁,二楼太晦气了,让林芸婷住”



“我东西不是很多,搬两次就行了”


“哥哥帮你搬~”






搬完东西后,宋熹直接躺在床上,拿起手机看房



严浩翔下了楼梯后,林芸婷直接拉住了他的手臂:“哥哥,你说好让宋熹的房间跟我的琴房换的,还算不算数啊?”


严浩翔笑了笑“算啊,你把琴房搬到小熹以前的房间,你以后住在二楼,小熹住我隔壁”


“凭什么?你不是说我才是你最爱的妹妹吗?是不是宋熹跟你说了什么?”


“小熹什么也没说,你给我记住了,宋熹才是我亲妹妹”



严浩翔也懒得理她,直接转身上楼了



林芸婷看着严浩翔上楼的背影,握紧了拳,指甲都嵌进肉里




“宋熹,你给我等着……”








“三少,晚上吃什么?”


仆人来到严浩翔的房间询问



“今天……就按小熹的喜好来吧”




仆人一愣,平时都是按着大小姐的喜好来的,这个二小姐,他们都是把她当疯子来看的,也不知道她爱吃什么啊




“那个……三少,我们不知道二小姐喜欢吃什么”



“那还不快去问,以后给我记住了,小熹才是我妹妹!”严浩翔把耳机摘了下来,扔在桌上



“……是,我马上去问”仆人颤颤巍巍地出去了






“二小姐,您爱吃什么?三少爷说了,晚饭按您的喜好来”








宋熹:???他脑子有冰?




“不用了,按林芸婷的来。”




“我们得记一下您爱吃什么啊,不然三少问起来不好交代”




宋熹尽量想了想,前世自己好像没有什么爱吃的,除了……




“……小馄饨,炒青菜”



宋熹突然想到前世宋母还在的时候,家里虽然很有钱,但是宋熹却特别喜欢吃炒青菜,还有路边的千里香小馄饨。








可惜在她十八岁生日那天,宋母上吊自杀了……












到了晚餐时间,仆人端上来一盘炒青菜,宋熹的双眼亮了一下,刚伸出筷子要夹,就听到林芸婷在旁边掐着嗓子叫



“哎呀,怎么是炒青菜啊!哥哥你不会忘了我不喜欢吃青菜吧!”





宋熹早料到了肯定是这样,刚想怼她,严浩翔就翻了个白眼“我管你喜不喜欢吃,反正小熹喜欢就行了。来小熹,喜欢吃就多吃点”说着还给宋熹夹了一筷子青菜






林芸婷又一次握紧了双拳,小声地说“宋熹,又是宋熹……”用力到指尖泛白













吃完饭,宋熹不想多看林芸婷那个扫把星一秒钟,干脆直接上楼去玩手机






时间过得可太快了

看了眼钟,都快九点了,宋熹扔下手机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宋熹拿毛巾搓了搓湿哒哒的头发,吹也不想吹,就坐在床上思考自己该怎么离开






“叩叩叩”



宋熹起身去开门




一看,是严浩翔,手里还拿着杯牛奶




宋熹想了想他这一天的所作所为,不能说奇怪,只能说非常奇怪!





宋熹:我是看了本假小说咩?





宋熹看了看四周无人,就把他放进来了



“小熹,我给你热了杯牛奶,喝完再睡吧”








严浩翔在楼下喝水时,突然想到前世破产后,林芸婷作为他们最宠爱的妹妹,居然丢下他们,带着他们送她的东西跑路了,反而是小熹留了下来,照顾他们三个。大哥被人打断了腿,二哥作为影帝,脸被人抓花了,自己的手受了伤,也不能再打电竞,小熹一个人肩负起赚钱养家的责任,晚上也睡不好



严浩翔想到这,调整了一下情绪,热了杯牛奶给宋熹拿上去








“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



严浩翔摸了一把宋熹的头发“洗澡了?”



“嗯”


“怎么不吹头发?不然明天早上会头疼的!你坐这,我给你吹”




宋熹看他已经把吹风机拿出来了,也不好推脱,坐在梳妆台前





吹风机的风吹在脸上暖暖的,宋熹有些睁不开眼,干脆就闭上眼睛享受






严浩翔特别细心,拿了把梳子一点一点把宋熹的头发梳通,怕温度太高烫到宋熹,一边吹,一边还问“烫吗?”



“差不多。”







吹干头发后,严浩翔把东西放回原处,宋熹看着他忙前忙后的背影,觉得他和小说里写的完全不一样,但也想不通是哪里不一样



严浩翔看着宋熹把牛奶喝完后,拿上杯子刚想出去,就听到宋熹说


“谢谢……三哥”




“你……叫我什么?”严浩翔肉眼可见的激动“你刚刚是不是叫我三哥了?”


“嗯”


“那三哥不打扰你休息了,你早点睡,三哥就在隔壁,有事叫我”


“知道了”




---------------------

作者的话:

呜呜呜终于写完了,这一篇真的是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感谢@会放屁的小仙女儿 对我的支持啊~谢谢宝~

大家要保护好身体,不要像我一样作息不规律哦,说实话,摔下楼腿还挺疼的😣

这剧情不对劲啊③




“不过也真没分寸。三哥你刚回国,就让你们这么操心。有必要这么争宠吗?”



看到林芸婷不屑一顾的娇纵神情,严浩翔骨节捏得发白。





上一世,他们林家把林芸婷当做掌上明珠,对小熹弃如敝履。后来因为得罪人,闹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可其实,让他觉得最讽刺的是,被他们当成亲妹的林芸婷,居然倒戈相向,成了仇人的朋友。还让大哥接受让林家破产的女人。




而从未受过宠爱的小熹,却不吭声的担负起照顾他们的责任,让他们后悔莫及。




严浩翔深吸了口气,“你怎么来了?”



林芸婷咬唇,“三哥,这医院院长好歹是我亲爸,我听说,宋熹弄伤我爸了。”



说完,林芸婷以为,严浩翔肯定会和以往一样安慰她,让大哥把宋熹弄远点。





但此时此刻,重生后的严浩翔一点也不想跟林芸婷废话,满心满眼的都是他家小熹要跟别的男人跑了。


他不耐烦地说,“那你去照顾他啊!”



顿时,林芸婷脸色一僵,没想到严浩翔会这么跟她说话。





“三哥……”


林芸婷刚想开口,严浩翔已经往宋熹离开的地方跑去,但却没想到,人已经没了影!








车内

“阿拉斯!”



宋熹坐上车就注意到,旁边有个穿着马甲衬衫的小男孩,精致的眉目和她对面男人有三分像。





“你见它最后一面吧。”

丁程鑫漫不经心的擦拭着手背。


“为什么?呜呜呜阿拉斯你肿么了?!”


小男孩的哭腔带着奶音,抱着湿漉漉的阿拉斯,悲痛欲绝。



“小少爷,阿拉斯是这位小姐的宠物。”




曾助理见小少爷哭红了眼,不忍心道。




听言


小男孩猛地抬头,一眨不眨的盯着宋熹。



就在宋熹猜测,小男孩是不是这男人的儿子时,他又语出惊人。



“姐姐,我把哥哥给你,不要带阿拉斯走好不好?”

(这里私设小粽子是丁程鑫的弟弟)



小男孩奶呼呼地吸了吸鼻子。




宋熹:“……”

现在狗子都这么值钱了?





气氛还在凝结。




曾助理都忍不住害怕,丁少会不会直接把小少爷丢出车外。


堂堂丁氏集团的总裁,被用来换个宠物??!



“你再说一句试试。”

丁程鑫散漫的觑了眼他。




要不是老夫人和姐姐缠着要给他撮合对象,他也不会出来亲自找狗。




小男孩一听,抱紧阿拉斯,委屈得眼睛发红。

哥哥真的一点不疼他。





尔后


小男孩余光看见宋熹,又仰着小脑袋,“姐姐,那我也跟你走吧。”



反正狗在人在。




这时,宋熹还没开口,就听到男人淡漠道。



“曾旭,停车。把小粽子抱回老宅。”



小男孩难以置信,“哥哥你过桥拆河!我要去告诉姐姐!”




男人嗤笑,慢悠悠的说,“国文课每周再加两节。”





大概是看小男孩太惨,宋熹眉梢一抬,揉了揉阿拉斯的脑袋。



“你再陪陪小朋友,过几天接你。”


阿拉斯不舍的蹭了蹭宋熹,看了看眼巴巴的小男孩后,便跟了上去。



没多久


车厢内就只剩两



宋熹听到男人不紧不慢的问,“真想跟我走?”





见到她的时候,他看她一脸防备,的确更多的兴致是想逗弄这小家伙。



但不知怎的,瞧着这家伙恹恹冷淡的别过脸,不想理会她亲人的样子,他居然真把人给带出来了。



这是他鲜少的冲动。




“哥哥要忙的话,可以把我放路上。”




宋熹一双眼眸清澈,偏偏感觉得到这是个又野又放肆的主。


在她看来,这个男人把她带出来,她就已经欠了一份人情,也不指望他接下自己这个麻烦。



男人低沉慵懒的声线,比此刻他手中银质打火机的扳动声,更有冷淡质感。


“小姑娘离家出走,我总是要负责的。”





闻言,宋熹心跳莫名落了一拍。



这样的男人居然都不是男主?

那为什么那个叫宋亚轩能当男主?因为他够变态??



这么一想,还忽然想起这本小说好像是一个什么团的粉丝写的



哦对,时代少年团




这个丁程鑫,好像就是这个团里的,那个作者好像是团偏宋亚轩吧



宋熹还没来得及回神,就忽然身子悬空,又被抱起来了




宋熹两次下意识搂上男人的脖颈,脸色不是很好看。





尤其是看到男人嘴角愉悦的弧度后



她毫不吝啬的露出明艳的笑容,“哥哥谈恋爱一定很快吧?”





这言下之意是指,丁程鑫谈恋爱肯定很快被甩。





哪想



男人漫不经心的模样,懒散得性感,说出的话却让人脸红心跳。



“其他男人也许很快,但哥哥只有迅猛。”



宋熹:“……”








酒店



总统套房


宋熹被男人放在了沙发上




然而,等宋熹打量四周,却发现不远处的床上,还有被摆成爱心的玫瑰花瓣




“先换这件。”



丁程鑫走来,将衣服随意的丢给宋熹,又坐在一旁。




直到他转过身,发现宋熹正看着手里的浴袍。


不一会儿,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丁程鑫不禁低低的笑出了声,又忽然慢慢的凑近了她。




他又沉又磁的嗓音,似乎有种烫人的温度,“小朋友,我要是坏人,你就不是坐在沙发上,而是坐在哥哥的腿上。”



说完



他刚想拨电话,打给酒店服务来处理,却不想门口突然响起敲门声。

“丁少,丁老夫人说您没吃晚饭,让我来给您送点。”



听到这话,饶是宋熹都挑了挑眉。




格调这么高的酒店,像是没提供晚餐服务的吗?



这很显然是别有用心。





“需要我去洗手间吗?”宋熹对这种事非常上道


毕竟是长辈的一片心意。




然而,丁程鑫却看向她似笑非笑



“你要是再小一点,或许可以给哥哥当一回女儿。”




宋熹眼皮一动





这男人最多只比他大四五岁。






丁程鑫余光瞥见她衣服被淋湿,“要去洗澡吗?”



宋熹瞧着自己有些脏兮兮的,以为丁程鑫是觉得她身上脏。


“好。”



她点头,脚步缓慢的走进浴室。


“丁少,您在吗??”



男人听到门口锲而不舍的敲门声,却从烟盒里拿出根烟。




没多久,白雾缭绕。




他薄唇轻咬着烟,松散的靠在沙发上,眉眼淡薄禁欲,没有任何情绪。



浴室的门开了



男人这才有所察觉,将手头的烟给摁灭,半掀起眼眸。



但没想到走进去的女孩,跟出来的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她穿着浴袍腰肢纤细,细白的腿有些晃人。




好看的眉眼仿佛天生透着桀骜不驯,却偏偏眼睛生得漂亮清澈。


让丁程鑫觉得,只要她扮乖,做什么坏事都没人舍得骂她。



“你要去洗吗?”




宋熹擦拭着头发,对这个长相还算满意,扭头留意到男人的裤口也被打湿了一块。



“嗯。”



丁程鑫收回视线,低淡的应了声,“别放人进来,待会儿会有女性工作人员过来。”


宋熹多看了眼他,“好,谢谢。”


她重生以前,身边也有不少优质的家族继承人不贪图女色,但也没一个像丁程鑫这样直白的拒绝。



甚至让宋熹怀疑,可能受过情伤。


不可能



宋熹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


饶是被人说挑剔的她,都觉得这男人是她的取向狙击。




光是那双狐狸眼就完完全全长在她的审美点上。





还不等宋熹思考,门口突然响了一声。



她一转眼,就看到个女性工作人员走了进来。



身后还跟了个穿着细高跟,打扮得清丽好看的包臀裙女人。




“小姐,那我先出去了……”


工作人员目光躲闪,把衣服随便放在桌子上,就走了出去。




门一关,宋熹就听到女人语气不善,“你是谁?”



“嗯?”



宋熹侧起脸,她漂亮的眉眼,落在女人的眼里,还透着某种事后的慵懒。


女人捏紧了拳!



不是说丁少不沾女色吗??!



那这女人是怎么回事!!



亏她被丁老夫人从一众名媛中挑中时,还欣喜万分!




她怒火中烧,觉得是宋熹截胡了她




“你知道我是谁吗?”




女人忍着气,要不是怕丁程鑫很可能出现,她一定要动手扇这女人几巴掌





“不知道。”


宋熹懒懒的阖着眸,不想说话。








这神情落在女人眼里,却是一种无声的炫耀






尤其是现在


女孩靠躺在沙发上,脸色还有些发白,显得病恹恹,一副被欺负惨了的样子。




“不知羞耻!”



女人咬了咬牙,平静后,笑得伪善,“小妹妹,你知道自己多大了吗?


那是姐姐的男朋友,这和别人男朋友开房的行为……”




不等她说完,宋熹就掀起眼皮看向她。


要不是刚刚听得清楚,差点还要真信这女人了。



她情绪不明的问,“所以?”


“男人喜欢什么类型,你知道吗?女人和女孩还是有区别的。”


她一边从拿出几百块钱,笑道,“丁……他一时贪图新鲜而已,小妹妹你……”



女人还没说完,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人站了起来。


宋熹没有看她,反而自顾自的解开浴袍。



没多久



浴袍落在了地上,曼妙有致的娇躯,几乎是让女人的脸也火辣辣的疼。


她攥紧原本想用来羞辱宋熹的钱。


宋熹轻笑,漂亮的眼梢上翘。



她慢悠悠的说,“现在的哥哥好会啊。”



“你——”


女人瞪红了眼,看着宋熹有条不紊的换衣服,脸色青红交错!


---------------

作者的废话:

答应你们的我居然做到了,作为一个拖延症患者还是第一次这么着急的做一件事,可能是因为看到有这么多贝贝支持我(明天二更)


那就给大家个福利吧(评论区)


祝我们的阿祺19岁生日快乐,时间真快,一转眼我们已经相遇365天了,感谢你让我了解了时代少年团,成了爆米花,以后的日子,我们一起去寻找最好的自己!

这剧情不对劲啊②

医院动乱,保安四处搜寻。


“找到了吗?千万别让她跑了!”



没人料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居然弄残院长,跑了出来!


真是邪到家了!




楼下


避开搜查的宋熹捂着失血过多的伤口,脸色发白,抬头就看到外面一片阴雨绵绵。


她背影狼狈,又低下头轻笑,漫不经意的擦拭着匕首上的血迹。



潋滟风情的眼底却透着冷戾。

“这样么,那就玩玩看了。”



忽然


不知哪里传来嗷呜声。



宋熹扭头就看到个熟悉白影,在雨中撒欢的跑。


“二狗?”


宋熹脑子里蹦出了她在文中唯一喜欢的‘角色’,下意识脱口而出,但不想那白影居然真停住了!



它像是四处捕寻目标,最后锁定了楼下的宋熹。


“嗷呜——”它兴奋的仰天嚎声。




宋熹一听,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



下一刻,她就看到那头雪白的阿拉斯加朝她狂奔而来,兴奋得嚎叫。




“??!”




宋熹躲都来不及,直接被扑在了地上,摔的浑身发疼。


偏偏,某个不要狗命的家伙,浑身湿透的蹭着她,黑溜溜的狗眼满是喜悦!



这是女配宋熹养了好几年的阿拉斯加,后来因为咬了林芸婷,被活活打死了。




宋熹忍着骂狗的冲动,心里还没冒出疑惑。


忽地



不远处传来一声喜出望外的惊呼声。

“丁少,找到了!阿拉斯在那儿!!”



宋熹一听,扭头就看到雨幕中隐隐绰绰的人影。



男人身形挺拔如松,西裤下的双腿修长又过分禁欲。当他走近后,宋熹看清了他的容貌。




眉目深邃清冷,些许懒散,淡色的瞳仁透着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偏偏翘起的眼尾,莫名勾人意味。



只不过此刻。


他一寸不避的目光,正落在她身上。






突然。


“看那儿!人在那边!!!”



后面五大三粗的壮汉拿着警棍,气势汹汹的跑来。


然而

察觉到宋熹面前的男人后,都不自觉停下。


他神情懒倦,只随意一站就让人有种压迫感。


“先生,这是我们医院发病的病人,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把人带走了。”



其中一个保安走出来,神情紧张道。



“先生,能帮忙报个警吗?这家医院猥亵未成年病人。”


宋熹不记得这里还有一个叫‘丁少’的,干脆抬眼说。



这个时候,男人如果帮她报警,那是最轻松的解决方式。



但如果是蛇鼠一窝……




宋熹眼底划过一抹暗芒,捏紧了手中的匕首。



“先生,她就是个精神病!别听她胡说!!”


保安神情闪过慌乱,立即道,“你们还不快去把人给带走!”



话罢


宋熹紧攥着匕首,等待着保安走近,可忽然一道身影就挡在她眼前。


“先生,你……”



保安心头一紧,刚想阻止,却被男人身边的助理拦住。

这时候



宋熹抬起脑袋,不小心就对视进男人暗得连光线都隐没的瞳眸。


“先生,这家医……”


“叫什么先生?”



他漫不经心的笑,忽然伸出修长分明的食指,点在她的额间,清磁的嗓音,散漫玩味。



“来,叫一声哥哥听。”



这声哥哥被低音腔念起来,更像是暧昧的调情。




而额上的指腹温热,让宋熹脑壳卡了很久才反应过来。





她这是被调戏了?




不止是宋熹,就连丁程鑫的曾助理都猛地回头,一脸不可思议了!


丁少这是被哪路神仙附体了!?



高冷禁欲二十多年,现在在精神病医院调戏病患!?


可这女孩未免也太诡异了吧……



一脸的花花绿绿,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叫一春天。



蓦然


“哥哥能带我走吗?”



女孩挑唇风情,偏偏一双眼睛清澈得勾人。



手里的东西,却攥紧。



男人淡色的瞳仁泛深,漫不经心的狐狸眼仍是不近人情,不等她反应就忽然抽走了她手里的匕首。


这小家伙还真是胆大。


宋熹倏地紧盯半蹲在前的男人,“你……”


“曾旭,报警。”



男人慢条斯理说完,保安就开始慌了。


“先生,您信一个疯子的话??!”


话音刚落。



门口突然传来警笛声!



“什么情况?!”有人慌张问。


这不是还没报警吗??!



医院的人神情惶惶,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曾旭,把狗带回去。”



曾助理点头,想要捡起牵引绳,却不想阿拉斯突然朝他凶嚎,吓了他一大跳。


“二狗,过来。”


听到她声音,阿拉斯乖乖过去的蹭她。

眼睛亮亮的,趴在她腿上滚着想要她摸肚皮。



见状,曾助理顿时明白了。


原来小少爷捡到的阿拉斯不是流浪狗,是这个女孩的宠物。



宋熹忽然轻笑,放肆的明艳,“哥哥别抢狗啊,抢人不好吗?”



莫名的

气氛都凝重了,旁边的保镖都不敢喘气。


这位小姐的话,怎么像说丁少是劫匪?



可下一刻,他们更意外了。


男人将匕首丢进垃圾桶后,慢条斯理道,“曾旭,这块地记得推平。”


“啊……是!”曾助理连忙应声。



闻言,医院其他人一脸震惊,又后背发凉!




完了!

这次是真踢到铁板子了!




而宋熹有种诡异的预感,处理完这医院,下一个可能就是她了……



随后

就在宋熹准备抬头时,忽然就闻到周遭冷淡的好闻气息,独特又具有侵略感。


紧接着

不等她反应,一个天旋地转就撞进了一个温热的胸膛!


隔着薄薄的衬衫,炙热的温度和心跳,都让人脸红。


宋熹脸色一变,下意识搂上男人的脖颈,怕掉下去一样。

这反应,也让男人有些愉悦。



不久

宋熹听到丁程鑫低磁的嗓音,勾着调侃和暧昧。


“怕什么?哥哥的腰很好。”


“你做什么?”她笑容敛去。



从第一眼,她就觉得这个男人过于危险,不好接近。可没想到,这男人的行为根本难以捉摸。


丁程鑫一脸云淡风轻,示意宋熹接过伞后,就准备把人就这么抱走了。


这一幕,看得曾助理和保镖们目瞪口呆!



丁少这是怎么回事?!

真就抢人了??!



然而

就在丁程鑫刚走到门口,蓦地就听到了有人大发雷霆。



“人呢!?我告诉你,我妹要是不见了,你们就准备这辈子牢底坐穿吧!”


听到声音,宋熹扭头就看到严浩翔俊脸凶狠的模样。


凭借男人染成蓝色的头发,和出色的长相,宋熹根据小说描绘,大概猜出这是她三哥。


国内当红电竞选手,刚拿完世界联赛冠军,带队荣耀回国。



这一刻

严浩翔来不及收敛满脸戾气,就看到自家妹妹一脸冷漠的看着他。


“小,小熹……”



严浩翔喉咙发干,可还没说完,宋熹就看到不远处与严浩翔模样相像的男人和一个模样好看的女孩。



宋熹嗤笑,“这是不该来的,都来了?”


都??


原本严浩翔还一头雾水,可转头就看到大哥马嘉祺和林芸婷都匆匆来了。


“哥哥不是要带我回家吗?”



宋熹红唇翘起,当着严浩翔的面,亲昵的贴在丁程鑫的耳边。



严浩翔:“??!”

这情况不对啊!!


难道这时候的走向,不应该是自家妹妹软娇娇的跑到他面前要抱抱吗?!


怎么突然出现一个野男人,抱着他妹,还被他妹甜甜的叫哥哥?!


这走向怎么跟上一世的不一样?


难道是他重生后,来的太早了??



严浩翔看着宋熹被抱着,眼眶有些赤红,下意识捏拳。


他都没这么抱过小熹。



然而

宋熹看到严浩翔这神情,以为他又要冷嘲热讽,干脆就别过脸,懒得搭理。




这模样,更是让严浩翔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

他的小熹怎么了??!



“三哥,宋熹没事吧?”


忽然,一道娇脆的声音响起。


宋熹下意识皱了皱眉。




而这时

也不知抱着她的男人怎么了,突然直步朝远处走去。


这也让来人没看清男人的身影,更不知道这位就是传闻中丁氏集团的总裁。



“小……”


严浩翔还没开口,就被林芸婷拉住了手,“三哥,算了,她就是想引起你们的注意。”





PS:三位哥哥重生。


作者的话:

本章就到这里结束了,也有三个小炸陆陆续续出场了,不知道贝贝们想不想我今天二更呢

这剧情不对劲啊①

我叫宋熹,国内计算机所顶级人物

-

我叫宋熹,林氏被抱错的千金小姐,是他们说一个有着好看皮囊的废物

---

这一世,你来替我活……

------------------------分界线



某医院。

空旷的走廊上,厕所里隐约传来凄惨的哭腔



“艹,给老子闭嘴!想和那个贱女人一个下场吗”中年油腻男一脚狠踹向蜷缩在地的少女,面容扭曲地咒骂



话落


没人察觉出,厕所里另一个昏迷的女孩僵硬的手指忽然轻颤




头疼欲裂的宋熹,下一秒忽然睁开眼,冷光乍现


然而,发现自己居然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是哪里?

她没死?!



宋熹第一次碰到这种诡异的事




不等她熟系环境,旁边的院长忽然就发现了她


“哟,小贱人醒了啊”


院长肥胖的面容满是阴笑,直接丢弃衣不蔽体的少女,走向宋熹



这个宋熹的声音,可比其他人好听多了


宋熹听言,看着这一幕,有了诡异的熟悉感,心里更是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你是谁?”


“宋熹,你还给我装失忆呢?前两天不还说自己是林氏大小姐吗?花样可真多”


院长阴险地讥笑,而宋熹听完这话,脸色却愈发精彩了



她知道这一幕为什么会这么熟悉了


这不是之前秘书给自己看的那本反社会言情小说里的剧情吗?


之所以说它是反社会,是因为女主林芸婷的性格却睚眦必报,只要是对她不服的人,就必须身败名裂。而且这么多集看下来,这林芸婷的还有点🍵



而和她同名的女配宋熹,则是文里存在感最低的角色

在孤儿院长大,性格内向自闭,却极度渴望亲情


十七岁那年,宋熹作为被抱错的林氏真千金,回到了林家。


原本,宋熹以为自己有了三个哥哥,可没想到,假千金女主却早已取代她的地位


哥哥们对她态度冷漠,不屑一顾,只把林芸婷当自己的亲妹妹。而她只是个丑小鸭,什么都比不上林芸婷,更因嫉妒林芸婷,说林芸婷抢了自己的一切,而被哥哥们冷眼


但实际上,林芸婷才是狠角色。表面天真无邪,却天天诱导林家哥哥们,暗指宋熹精神不正常,过于偏执阴暗


就连这次宋熹被送进精神病院,也是林芸婷一手安排,让哥哥们看到“发疯”的宋熹把她推下了楼


最后不得不把宋熹送进精神病院



但没料到的是,这根本是一家黑医院,院长喜欢猥亵少女





回想起来,宋熹都止不住的噗笑


这样的女主,都能被称作是有仇报仇的“黑莲花人设女主”啊



……




回忆完剧情,宋熹只能接受现实,却没有任何的慌张


她干哑的嗓音,透着点刺骨的凉意,“我的腿,是你弄伤的?”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院长有些措手不及,但很快却阴沉地冷笑



“小贱人脑子坏掉了?还把自己当林家大小姐,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


院长说完,刚想扯一把她,却不看面前的人缓缓站了起来,仿佛什么痛感也没有



“那你得赔一条了”



宋熹眉眼明艳风情,偏偏透着几分狠劲儿,这看不透的神情更让人头皮发麻



这让院长差点以为自己见了鬼



眼前的女孩像是换了一个人,一点都不像之前胆小内向的宋熹




“想好拿哪条换了吗?”




女孩的话像是催命符,可片刻却让院长清醒了过来


见鬼个屁!



一个黄毛丫头装模作样居然还唬住了他?!




“敢吓我?小贱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院长恼羞成怒,狰狞地扑向宋熹



纹丝不动的宋熹却在院长扑过来的一刹那,侧了侧身子



院长不受控制地向前扑去,摔了个狗啃泥




“废物”宋熹轻笑了一声


随后她俯下身,捡起院长割开少女衣物的匕首把玩起来



“院长是想试试,你的人来的快,还是我的刀更快?”



她的腿还在流血,可女孩像是事不关己,把刀尖对准了她的喉咙


院长一听,浑身僵硬



“宋……宋小姐,我知道错了,求你啊-----”



不久


“我想好了,就第三条腿”


宋熹唇角一勾,悦耳的声音云淡风轻


她手里的匕首,已经染上了血



而院长,此刻正痛苦的捂着裆部,殷红一片





直到女孩离开后,他才拨通了一个电话


“婷婷,宋熹要跑了,她这个疯子,你一定要替爸爸报仇啊”



……



医院动乱,保安都在四处寻找宋熹


没人料到,一个女孩居然弄残了院长,跑了出来



---未完待续---


作者的话:

这章先试试水,以前没有写过酷飒风的女主,第一次尝试,希望大家喜欢,这章小炸们还没出场,下一章就会陆陆续续出场啦